【乌兰巴托之夜歌词】蒙古歌曲《乌兰巴托之夜》是怎么变成贾樟柯作词作曲的_包头新闻网

【乌兰巴托之夜歌词】蒙古歌曲《乌兰巴托之夜》是怎么变成贾樟柯作词作曲的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7-05-20     访问数量:59

乌力吉

谭维维把《乌兰巴托的夜》唱给父亲,在彩排中一度唱到泣不成声。截屏图
《我是歌手3》犯了个不大不小的错误。
在3月20日晚首播的当季突围赛上,谭维维演唱了一首名叫《乌兰巴托的夜》的歌曲,当时字幕上打出的作词作曲均为贾樟柯。 这下可炸锅了。
许多蒙古族同胞开始转发以下微博:“ @我是歌手 : @谭维维 翻唱的 乌兰巴托之夜 ,字幕写着作词、作曲:贾樟柯,这是错误的。这首歌是蒙古国著名作曲家普日布道尔吉的作品,一首家喻户晓的歌曲!请尊重词曲作者。工作人员请认真些。”
而且由于当日伴奏,本身就是蒙古族为主的杭盖乐队,他们也被一些人迁怒了。
3月21日下午,《我是歌手》官方微博发表道歉声明:“3月20日我是歌手第三季突围赛中,由于我们工作沟通疏忽,在谭维维演唱的歌曲《乌兰巴托的夜》中字幕出现问题,现歌曲信息更正如下:作词:@贾樟柯 @左小祖咒 作曲:普日布道尔吉 编曲:@刘迦宁 周以力,特别值得提出的是,@谭维维 与好友@吉杰 在原曲上加入了自己的改编。” 不过这个声明还遗漏了一点——原唱并不是字幕上写的安来宁,虽然他确实也唱过。从节目VCR来看,还应该把谭维维的名字加在她这一版的《乌兰巴托的夜》的作词名单上。
《乌兰巴托之夜》,或许是近年来在中国传唱度最高的一首蒙古文歌曲,曾多次出现在选秀节目上,但似乎连许多演唱者都没有搞清楚这首歌的来历。
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乌兰巴托之夜》新蒙文写做: ,其中 为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 的意思是夜晚。蒙语和汉语、英语都不同,是粘着语,在乌兰巴托一词后面加上 ,就让这个名词形容词化,相当于“…的”。所以合在一起就是“乌兰巴托的夜晚”的意思,如果用汉字拼读,大概可以写作:乌兰巴特林乌代西。
这首歌基本上被认为是蒙古国的微笑乐队( )首唱于1985年。这首歌的作词者是蒙古国著名诗人桑堆扎布,也译作孙代扎布,作曲者则为蒙古国著名作曲家格斯尔扎布·普如布道尔吉。
关于作词者,恕笔者学浅,没有找到太多资料,而格·普如布道尔吉老师,我查到,他在去年被授予乌兰巴托市荣誉公民称号,他是蒙古国首都创设这项荣誉以来获得此称号的第15位。格·普如布道尔吉
据说这首歌创作的本意就是为了表现1980年代,乌兰巴托傍晚空气新鲜,在街上静悄悄,市民的幸福生活。歌曲一经问世,就因曲调优美,歌词如诗,先在蒙古国,后在世界各地的蒙古族社区广泛传唱,成为20世纪后期最家喻户晓的蒙语歌曲。
网上,我十分偏爱这个版本的翻译,不过由于流传太广,我未能找到原译者的姓名,但我认为,这是最忠实蒙文原文的汉译:
旷野上游荡的微风哦
是倦了困了在安憩
还是在偷偷轻聆
热恋情人的软语伲侬
乌兰巴托的夜晚真寂静
幽会着的恋人好浪漫
乌兰巴托的夜晚真寂静
相会的你我话儿好缠绵
清明后的温暖春天
沉浸在爱的傍晚里
依偎在恋人的怀抱中
享受着纯洁爱情的甜美
乌兰巴托的夜晚真寂静
幽会的恋人话儿好缠绵
乌兰巴托的夜晚真寂静
幽会的恋人话儿好缠绵
天空中布满的星星噢
运行在各自的轨道中
追寻着缘份中的那一方
沉浸在喜悦的歌声中
乌兰巴托的夜晚真寂静啊
憧憬着美好的明天
乌兰巴托的夜晚真寂静啊
憧憬着美好的明天

现在再来谈谈为什么这首蒙古名曲会被错按在了贾樟柯身上。
我抄录一篇报道大家基本就能明白了,标题为“贾樟柯与左小祖咒联手 为《世界》打造主题歌”。
文中写道:“备受瞩目的贾樟柯解禁之作《世界》自去年在威尼斯电影节全球首映后,各项发行事宜正在有序进行,今年4月7日起,法国、韩国、中国香港及内地将同步发行该片,据负责内地发行的宋女士介绍,欧美发行商在反复观赏《世界》后,始终被剧情中赵涛向俄罗斯女人安娜学唱蒙古民歌的情节所感动,决定注资录制电影主题歌《乌兰巴托的夜》,并请女主角赵涛赶工录制此歌……”
“《乌兰巴托的夜》是流传于蒙古的一首深情忧伤的曲子,导演贾樟柯偶然听到此歌后被深深打动,将此曲引用到自己的影片《世界》中,但在片中是以演员清唱的方式表现的,此次单曲的录制由他与制作人左小祖咒联手填词,歌曲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与情感。”
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赘述了,反正《世界》这部电影没多少人看过,但因为左小祖咒老在各种音乐节上唱“贾版”《乌兰巴托之夜》,而左小祖咒又备受韩寒等人推崇,于是在中国文艺青年的小圈子里,这歌就火了,再然后借着各式各样的选秀节目,但凡有蒙古族选手参加,总会情不自禁把这歌当做杀手锏。
只是最后的最后,这首1985年才诞生的歌曲,在不止一台中国节目上被写作“蒙古族传统民歌”。
个人认为,湖南卫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搞错《乌兰巴托之夜》作词作曲的单位。
如果你要问我个人偏爱哪个版本,我会向你推荐“额尔古纳乐队”的版本。毕竟,这是一首抒情的小夜曲,不适合乒乒乓乓叽叽喳喳地演唱(有位同事插话:左小祖咒的版本最好听!)。

(原标题:蒙古歌曲《乌兰巴托之夜》是怎么变成贾樟柯作词作曲的?)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