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卖艺】中外奥运冠军出路:中国有人街头卖艺谋生_包头新闻网

【奥运冠军卖艺】中外奥运冠军出路:中国有人街头卖艺谋生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7-05-20     访问数量:59

里约奥运会刚刚落下帷幕,本次奥运会中无数个精彩的瞬间还是那么振奋人心。对于参赛选手来说,能够获得奥运金牌是一份巨大的荣誉。除此之外,随之而来的还有经济奖励,中国为每块金牌提供的奖励是20万元人民币。

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得到了奥运冠军,以后就高枕无忧了?当然不是!易读财经梳理一下奥运冠军退役后的发展,才惊讶地发现,人与人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运动员们一旦退役,往往就此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对他们来说,从政、执教、经商、求学深造等是最普遍的选择。然而也有一部分冠军,工作无着生活窘迫,月薪不足千元,被生活所迫甚至不得不卖掉奖牌。

6成奥运冠军从政 部分经商

(从左到右依次为奥运冠军劳丽诗、李宁、邓亚萍)

据统计,在1984年至2012年的8届奥运会、4届冬奥会中,中国共诞生了222位奥运冠军,其中有六成在退役后选择了从政。其中不少人在各地方体育局任职,换了另一种身份在运动领域内工作。尽管退役后选择的方向大有不同,但不少奥运冠军还是在摸索中找到了新身份。如“大满贯得主”王楠,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选择退役,隔年进入团中央工作。

“国民品牌”李宁,应该是最知名、最成功的运动员退役后经商的例子了。而实际上,经商已经成为很多退役运动员的选择。体操吊环冠军陈一冰退役后与自己的体能教练合作,开始涉足运动康体健身等行业。女子跳水冠军劳丽诗则更另类,她在淘宝开了家店,还成为阿里巴巴上市时的8位敲钟人之一。第一代乒乓球大满贯得主邓亚萍也已辞职经商,与俞敏洪一同打造体育创业平台。

(刘璇)

还有颜值高、底子好的退役运动员倾向于转型演艺事业。刘璇在悉尼奥运会上获得女子体操平衡木冠军,2001年她正式宣布退役后随即进入娱乐圈,并参演了多部影视作品。

那些退役后落魄的中国冠军

除了前面提到的“辉煌腾达”的奥运冠军,而有一部分冠军的发展却非常艰难。

(邹春兰)

邹春兰拿过全国举重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和世界纪录。退役后在浴池当搓澡工,月收入300元,吃一顿肉是她的奢望,邹春兰成了运动员退役生活无保障的典型。2006年初,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了这位“冠军搓澡工”,随之产生了一个新名词“邹春兰现象”,意指运动员退役后生活无保障。2006年4月,吉林省体育局重竞技管理中心和全国妇联为邹春兰提供价值20万元的洗衣设备和一间面积为105平方米的门面房,并免费培训邹春兰洗衣技术。

(陈又香)

陈又香1995年获得的亚洲赛艇锦标赛女子2000米双人双桨冠军,1999年退役。此后的几年时间里,她跑遍了武汉三镇,也未找到过一份比较固定的工作,只能干些家政服务之类的零散活儿来挣钱。更糟的是,她8岁的儿子从一出生,就患有数种先天性疾病,全家仅靠丈夫打工挣得的八百元来生活、给儿子治病。

(张尚武)

(张尚武街头卖艺)

张尚武,1995年进入国家队,2001年18岁时曾在北京大运会夺得男子体操团体和吊环两枚金牌,2003年因落选雅典奥运会退役,2005年在河北省体育局正式办理退役手续。后因多次行窃入狱或拘留,因在北京多处地铁口乞讨卖艺而引起关注。

体制冠军离不开体制,这些奥运冠军们大多都是从小便进入体校接受严苛训练的。特别是90年退役的这批运动员他们大多只有小学学历,在长期封闭式环境中,只要出成绩就能衣食无忧的他们,并没有太多社会经验与生存能力。

直到他们退役后,依旧需要体制帮助他们就业与生存,而那些不幸没有获得分配或分配后又偶然失业的运动员们,最终就不得不自己面对社会生活了。而难有一技之长与社会适应能力和文化水平不高等原因成为了他们再就业的难点,所以有很多人在失去体制保护之后生活过得极其潦倒。

国外奥运冠军退役后怎么样?

美国:健全制度保障出路

在美国,由于有相对较为完善的教育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支撑,因而在青少年时期、甚至中年阶段从事各种运动的人离开训练场之后,一般都会自然地转换身份,融入新的社会环境之中。

即使是那些退役后一时找不到工作的业余运动员,也可以在相对较为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下解决最基本的衣食问题。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以各类保险为依托,只要按时缴纳保费,在特定的时期内就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来源。

日本:自食其力生活无忧

在日本,很多人结束运动生涯后往往会选择自主经营来维持生计。当然,谋生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由于日本的职业体制近年才刚刚完备,除棒球、足球、高尔夫球等少数项目外,职业运动员的比例并不高,多数人必须完成学校的教育课程,这也使得他们在放弃体育事业后仍拥有一技之长,并得以在社会上立足生存。在60岁之后,他们还可以享受高额的养老金保险,维持生活基本无虞。

大量退役运动员涌入社会正在形成一定的社会问题,他们的状况已经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日本文部科学省体育科的山本幸男说,日本奥委会及其下属分项协会已开始对运动员进行再就业和如何融入社会的培训,而为了让优秀技术得以传承,日本奥委会更会劝说和建议那些成绩优异的选手留在体育岗位从事教练等工作,日本政府也在研讨以经济方式对运动员进行某种程度的补偿。不过,一般来说,日本运动员退役后还是基本上可以保证自食其力、生活无忧的。

(本文综合自人民网、央视网、新华网、界面相关报道)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