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金宝】幸存者吕金宝:弹片长在头颅里80年_包头新闻网

【吕金宝】幸存者吕金宝:弹片长在头颅里80年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7-05-20     访问数量:59

幸存者吕金宝:弹片长在头颅里80年

今年93岁的吕金宝身体大不如前了,耳朵听不清楚,眼睛完全失明,还患有冠心病,他搬到了南京五台山靠近人民医院的地方,由女儿女婿照顾。

吕金宝的视力一直不太好,年纪大了愈发严重,家人以为是白内障、青光眼,但辗转几个医院也没有看出病因。2011年,老人突发头痛,去医院拍了片子,医生看了很久才问道:“老人家年轻时当过兵?”原来,CT片上显示的一小片阴影是一块残留弹片。至此,1937年老人经历的那段尘封往事才被揭开……

那年他13岁,是个机灵又讨喜的少年,全家住在浦口煤炭厂附近,父母经营着一家烧饼摊,吕金宝便自己上街做点小生意,说到这他的语气轻松自得:“夏天天热,我就卖凉茶,煤厂工人们常来买,一个铜板可以买两碗凉茶。冬天卖花生米,大冷天的,来往行人嚼一嚼花生,身上能热乎些。”

在战争还未到来时,老浦口的煤炭厂还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那里有2万名煤炭工人,每天都有上千吨煤炭在来往运输,那时候啊,浦口码头停满了全国各地的货船。”吕金宝回忆起那个时候,神采奕奕。

可是,轰隆隆的巨响彻底打破了这种繁华与和平。载满了炸弹的飞机密密麻麻从远处天空飞来,大地被炸开一个个窟窿,灰色的烟雾吞没了南京城。

工人们从未见过那样如末日般的场景,他们惊慌失措地跑到防空洞里,跑到江边。年少的吕金宝听说躲在煤堆里可以躲过炸弹,“我就近趴进煤堆里,一动不敢动。”那时父母不在身边,他带着前所未有的惶恐,蜷缩着,等待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第一轮轰炸过去,城中陷入死寂,前一秒还可爱的家园变成了废墟、碎片,很多人再没能站起来……吕金宝望着眼前的景象彻底意识到,战争来了。

还活着的人聚在一起,相互慰藉,有人说吕金宝的头破了,上面都是血,他往头上一摸,满手的鲜血,他赶紧到江边洗了洗,当时能留住一条命的他已经深感幸运,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枚小小的弹片已经嵌刻进自己的头颅里,而这枚弹片会在随后几十年里与身体共同生长,最后让自己丧失视力。

轰炸只是噩梦的开始,随着这一天的黄昏到来,杀戮开始了。

在吕金宝的记忆力,那天傍晚的天色是血红的,所有人被不安和恐惧笼罩。“日本人进城就杀人,他们毫无理由地打人、烧房子,用刺刀刺穿妇女老人的身体。”吕金宝的眼睛紧闭着,语调激昂,胸口剧烈起伏,一旁的女儿赶紧拿来了水和硝酸甘油让他服下。

本应该是万家烟火的时间,却没人还记得吃晚饭。几乎所有的百姓都开始逃难,大家争先恐后逃出家园,只为获得一线生机。吕金宝全家人也匆匆忙忙开始向安徽方向逃,“但路上人太多了,刚走了两个小时,我就和家人失散了。”

这是吕金宝另一段故事的开始,与父母失散的他流落到难民营,后来辗转被安徽的一家好心人收留,帮忙做活。“有一天我特别想妈妈,站在院子里嚎啕大哭,女主人见我可怜,便给了我盘缠让我回家去。”就这样,吕金宝只身从安徽坐火车火车回到南京,万幸的是,他与家人团聚了。那时局势已经平稳,父母也都在家。

采访最后,这位年迈的老人已经很疲惫,但他坚持说完了一句话,声音铿锵有力:“日本人到中国八年,犯下滔天罪行,要教育后代,铭记历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