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哟娜拉】撒哟娜拉,车站酱(组图)_包头新闻网

【撒哟娜拉】撒哟娜拉,车站酱(组图)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7-05-20     访问数量:59

(原标题:撒哟娜拉,车站酱(组图))

注释:酱,日语发音的汉字注音。是“君”的意思,但更为亲切、口语化。撒哟娜拉,车站酱撒哟娜拉,车站酱撒哟娜拉,车站酱注释:酱,日语发音的汉字注音。是“君”的意思,但更为亲切、口语化。注释:酱,日语发音的汉字注音。是“君”的意思,但更为亲切、口语化。王若婷王若婷
2016年的3月25日虽已过春分,但日本北海道远轻町的上空还是飘起了小雪。薄薄的雪花洒下,落到屋顶和街面,藏进小山与树林,略有凉意。沿着石北本线的铁路轨道徒步前行,远远地就看到白色指示牌上标有“旧白泷”的黑色字体,拉开站牌旁候车小屋的玻璃门,一股暖意扑面而来。

木构架的屋子,墙上贴满了有关小站的报道以及当地居民对小站的感恩话语,“与车站告别的日子就要到了,谢谢你留下这么美好的回忆”;展示板上乘客对小站的新年愿望静静地挂着;角落里摆放的插花纪念物为小屋带来一丝清香。

伴随着簌簌雪声,渐渐听到远处传来的“当当当”声,一辆白底绿纹的列车缓缓驶进小站。北京时间13:07,列车稳稳停住,打开两节车厢的车门,手拿相机、摄像机的乘客依次下车,身穿绿色荧光服的工作人员站在轨道一侧列队欢迎,车上、车下人们相互挥手致意,为只有50余人的旧白泷地区带来些许热闹。

这天是石北本线旧白泷车站运营的最后一天,从3月26日起,这个已经运营了69年的小站正式退休,淡出人们的视线。

小站与我一同毕业

雪依旧在下,各路媒体、铁道迷以及附近的居民自发来到小站,与之告别。人群中,一位棕黑色短发,为大家免费分发土豆、茶水的台湾女人显得与众不同,她用中文讲道,“今天不接受采访。”

她嫁到日本至今已有20年,住在旧白泷站附近,开车大概有5分钟车程。丈夫原田喜一郎是当地农民,家中有150万平方米的农田,主要种植小麦、荞麦。女儿原田华奈是18岁的高中生,就读于离家有三四十公里的北海道远轻高中,每天早上7点10分由父母开车送到小站,再乘坐铁路下行线7点15分的列车上学,晚上有活动课时就乘坐19点25分的列车回家。因为远轻町人口稀少,且以老人居多,使用旧白泷站较为频繁的只有原田华奈,故她被媒体称为“小站唯一的乘客”。

华奈从2013年高一时就开始与小站结缘,如今已有三年,用她的话说,“三年时间,上下车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每天列车都会准时出现,如果出现因为天气原因会晚点的情况,她就会收到列车员的通知短信。

被铁道迷称为“秘境之站”的旧白泷站,附近只散落着几家民居。每天上行线有3趟车经停此处,下行线则只有一趟车停靠,如果错过列车,就要到距离此处大约6公里远的白泷站等车,而且还会耽误第一堂课。这么长时间以来,华奈只有一次没有准时赶上列车,“那时,刚开学不久,对早起的时间还不习惯。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

开往远轻的列车,在过了旧白泷站后,车厢里大概会有十多位乘客,大多数都是远轻高中的学生,一二年级同学坐第一节车厢,三年级同学则坐第二节。白色的车厢内通常都很安静,蓝色的硬座上,有人听音乐、看手机,有人轻声交谈,快考试的时候,还会有人“温书”看笔记。

据村长齐藤雅俊介绍,日本铁路公司(Japan Railways,前身为日本国有铁道,1987年民营化,以其准时、高速、安全运行而闻名于世)由于赤字等原因,前几年计划关闭旧白泷站在内的几个车站,村里人为了能让华奈继续坐车上下学,一起请求铁路公司把车站留下来。2015年9月,公司考虑重新确定列车运行图和时刻表,定于2016年3月废除旧白泷站等8个车站。也是从去年9月开始,随着日本媒体对“一个人的车站”故事的报道,华奈由此走进大众视野。

今年3月,华奈高中毕业,在小站坐着列车参加了毕业典礼。4月5日,她将乘机飞往东京,在一所护士院校继续学习。在她生日那天,华奈收到了一束来自小站的鲜花,小站工作人员对她说,“你以后也要离开白泷了,请记得爱你的家乡。”

小站是父亲、母亲与村民一起建起来的

今年63岁的老人丹羽范史是小站附近的一位农民,平时也志愿负责小站的扫雪工作,“从我父亲那一代就开始了,我20岁也在这里开始扫雪,已经43年了。这个小站就是我父亲、母亲与村民一起建起来的。”

据日本NHK节目介绍,旧白泷站1947年之所以设立,就是因为当年当地的林业工人想要解决孩子们的“通学”问题。而据丹羽范史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就读于远轻高中,那时也要坐着列车去上学。

可是毕业之后,乘坐列车的次数确实渐渐减少。问及对关闭小站有什么看法时,老人表示,从前有列车停靠交通很便利,但是如果关闭了,可能对不开车的老人就不方便了;此外,如果小站关闭,那么自己的扫雪志愿工作也就不复存在,对此他感到很难过。

就在小站关闭运营的前一天,丹羽范史特意来到小站,重坐列车。在列车上,窗外的风景渐渐退到身后,行驶在熟悉的线路上,老人一时眼圈有些湿润,但并没有多加言语。

而在与小站告别的这一天,老人表示今天是特殊的一天,所以要把难过的心情暂搁一边,好好纪念这一天。

除了扫雪老人丹羽范史对小站的关闭表示怀念,当地在场的小站站长也与大家回忆了小站的历史。小站站长原来在日本国有铁道工作,后随着国铁私营化,来到旧白泷车站工作。最开始,使用车站的不过几十个人而已,最近只有华奈在用。自建成至今,列车行驶只在平成三年(1991年)10月19日出现过一次非正常现象,“那天,一位在车站等车的老奶奶看到列车开过来的样子有些奇怪,就给我打了电话,”小站站长回忆道,“为了安全,我当即下令列车停止行驶,以查明原因。后来发现是由于前一天下午下了暴雨,地面湿滑,路面积水导致,排除故障后,列车正常行驶。”

当天下午北京时间15点46分,小站告别仪式正式开始,人们或发放印有小站故事的卡片或吹笛表演,相互分享着有关旧白泷站的珍贵记忆,而远轻町町长、当地议员也纷纷表示即便小站停止运营,也会陆续开通巴士线路,当地居民出行不会受到影响,小站候车小屋也将作为村民记忆的见证保留下去。

当晚8点,车站又响起一串熟悉的“当当当”声,列车最后一次停靠在旧白泷站,随着车门的打开、闭合,并没有人下来或上去。空荡荡的列车起步、行驶,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驶进人们温暖的记忆里。

是鸡汤还是鸡精

前天中午12点30分至下午4点,腾讯新闻客户端就这场“一个人的车站,最后一班列车”的浪漫告别,在北海道现场进行了“撒哟娜拉,车站酱”的全程直播,与此同时,约有40多万中国观众通过腾讯视频对此围观。

腾讯新闻视频直播中心总监孟田芳曾向媒体表示,此次拍客直播调动了线上线下两方面的资源,线下着重跟拍了旧白泷站的现场,对故事主人公的父母、列车迷和小站扫雪员进行了采访。线上则配合PC、客户端和H5联动播放,保证广大网友能第一时间得到前方最高质量的画面。后方大本营全程通过微信语音连线实现对前方拍客的指挥,直播工作人员和主持人全程待命,配合内容回传完成直播工作。

著名旅日社评作家蒋丰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对此评论,“今天,腾讯新闻直播的‘一个日本女孩的车站’视频新闻感动了华夏大地,我们看到的绝不是一个日本女孩子和车站的故事,这里面有一个国家的细节,有一个社会的人情,更会让我们了解这个国家和社会之所以发展到今天的背景。这场直播与其说是一则新闻,不如说是一面镜子,温情同样可以点燃激情。”

专栏作家石述思也在朋友圈里表示,“这个直播聚焦每一个细小人群的小需求,聚焦温暖的生活场景,这背后有对历史的回望、对学生时代的别离,有留在春天里的记忆。”

至于各路围观网友,有叹息本国铁路现状的,有质疑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奉劝各位看客冷静思路,不是“只有外国的月亮比较圆,日本的车站更人性,中国也有很多类似‘只有一个学生的学校’的报道啊”。当然,网友的主流声音还是赞叹日本人性化服务的感人,如“拿国家的未来当宝贝,尊重人到了极致,这样的国家哪个国民不爱她”、“国家怎么对待孩子,孩子将来也怎么对待国家”等。

然而,就在朋友圈被刷屏,大家都沉浸在童话故事中的温暖时,很多公号媒体已经发出另类质疑声音:事件是否确有其事,还是人们添油加醋把凑巧说成必然?

仔细翻看质疑文章,一些在质疑之前相关报道的错误,如说错地名、弄错列车时刻表、夸大列车只有一人乘坐的事实,而另一些在怀疑铁路公司这样做的真实性,会不会成本过高,或即便事情属实,是否值得40多万人民共同关注。

就在大家争论这究竟是鸡汤还是鸡精,是倒掉还是喝掉时,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唐驳虎发表文章,在认真分析铁路路线以及日本民情之后,他表示这种客流量稀少、一天只有几个人的车站在日本非常普遍,都是普通的平常事情,原因除了日本的老龄化和人口减少,更本质的在于年轻人都要到大城市寻求工作机会和梦想,而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无法阻挡的现实。至于鸡汤、鸡精之争,他写道,“这都是概念想象中的差异引发的误会。把温和的白开水凭空想象成了鸡汤,而已。”

2016年3月26日,北海道新干线正式运营。“一个女孩的车站”也依旧还是今日热点之一,但它终究还是会像旧白泷站的末班列车,驶离大众视野,只希望那时,它曾带给我们白开水般的温热依旧还在。

网友看法

@用户5614728548:任何值得佩服的事情都不需要比较。

@1900Jerry:一个人的车站,一个制度的温暖。

@哇哦哇zZ:一个被世界宠爱的女孩。

@北极星的眼泪:如果那女孩真的是一个普通家庭,没什么背景,车站还继续为她开放,这才是真正的值得世人敬仰。

@游手说:确实在寒冷的北海道让人感受到温情,但我觉得这不经济。

@神秘的付小睿John:这可能是日本的新闻联播大家看看就行了。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