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锡波】郑锡波 你老婆喊你回家领633万_包头新闻网

【郑锡波】郑锡波 你老婆喊你回家领633万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7-05-20     访问数量:59

郑锡波你老婆喊你回家领633万

他借用亲戚身份证租房,他把藏钱的租房设计成被小偷偷过一样,他定时汇房租却失踪两年多

郑锡波 你老婆喊你回家领633万
4箱现金中的一箱(东莞警方供图)

核心提示 广东东莞,一套久不住人、一看就像被小偷光顾过的租房,却在床底翻出633万元现金。这个谜轰动一时。

伪装如此成功,以至于10月14日房东马光帝(化名)清理房间时,差点把这4箱子钱当废品卖了。随后,东莞警方将钱存起来,怀疑其来源非法(详见本报10月17日A17版报道)。

目前证明,租客是55岁的郑锡波,借用了自己亲戚的身份证租房。但包括其家人、亲戚、房东在内,所有人都两年多没见过他了。直到去年年底,郑锡波定时给房东汇款,而房东每次收到短信后回拨,都发现他已关机。

郑锡波是谁?他如今在哪?为何新闻出街后半个月,仍无半点消息?

空城计

房门开着,柜子开着,两张床板也被掀开。

唯独没掀开的那张床下,藏着633万

租房者“卢树宏”的租金一直付到今年12月。也就是说,10月14日马光帝打开房门时,租期仍未到期。

马光帝称他需要抵押贷款,所以那天早上就叫了几个人先打开房门。马光帝看到的是:房间地板、沙发、组合柜等都积着厚厚的灰尘,地板上没有脚印。但是,客厅连着阳台的玻璃门却打开着,客厅、卧室里所有柜门都是打开的,抽屉也拉出一半;两间卧室的组合床的床板也被掀开一些;一件白色衬衣挂在阳台,满是灰尘。

当日傍晚,收废品的乐兴旺被叫去收两张破烂床垫。唯独没有掀开的那张床板下,最终发现了4个纸箱子,还差点被当成废品卖掉。乐兴旺说,房东用钥匙划开纸箱的胶布,才发现是633万元现金。

这个现场,让东莞警方疑惑。一位办案刑警分析:为什么玻璃门是打开的,所有柜子柜门也都打开?很明显,这个人是故意造成遭小偷光顾的假象,意在表明屋内已无任何值钱东西。

问题是,他想迷惑谁?两年时间,他为什么没回来取钱?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其中3个纸箱内全是百元钞票,另一个则是5元、10元等小面额;所有钱都叠放完整,有的纸带上还盖有银行印章。

玩失踪

租房男瘦高,衣着寒酸,话少,非常低调。定期汇来房租,汇款后几秒钟就关机

事实上,租房者只是拿着“卢树宏”的身份证。房东回忆这个租客,似乎一开始就高深莫测。

2010年11月,一名持“卢树宏”身份证的五旬男子通过中介联系上马光帝,双方协商约定月租1700元,如果一次性付一年则为1.9万元,并签了半年期合同。男子留给马光帝的印象是,个子较高,清瘦,衣着寒酸,话少。

马光帝问他是做什么的。他则说在深圳开小加工厂。

马光帝如今谈起这次会面:“他把车停得很远,好像故意不让人知道他开什么车。我收完房租后开车离开,故意开慢点,让他超车。我看到是一辆黑色本田,没记住车牌号。”

当时马光帝心想,这个房客很奇怪,等半年租期到了就不再续租。但2011年1月,马光帝收到了从揭阳汇入的10000元和续租的短信。马光帝说:“这下不想租也不行了。但半年房租应该为10200元,他少给了200元。之后3次都少钱。收到短信后,我立刻复电话回去,但他已经关机。”

去年1月和11月,马光帝两次收到1.9万元租金,都是从湖南怀化汇过来的。每次,马光帝都会收到一条短信,每次手机号都不同。每次,对方也都立刻关机。

借姓名

他遗留的房产证等文件证明,他叫郑锡波。租房时的身份伪装,是借亲戚的身份证

租房者到底是谁?

所幸在房间的床上,警方发现了几份文件,获得蛛丝马迹:两本房产证和一张购车(黑色广州本田)证明,还有一张捐款1万元给揭阳陆丰元山寺的收据。

这些资料都署有一个名字:郑锡波。

第二天,警察让马光帝在公安局指认卢树宏与郑锡波两人的身份证扫描件上的照片。马光帝说:“不是卢树宏,像是郑锡波,但也不确定,因为身份证照太小,看不清。”

警方初步判断,此人就是郑锡波,他以卢树宏的身份证租房。警方还发现,郑锡波在东莞还租了别的3套房。

但检查后,东莞刑警没有发现其他几套房子里有什么东西。

案发几天后,记者在揭阳市揭东区月城镇找到了卢树宏。

郑锡波与卢树宏都是该镇人,有亲戚关系,但郑锡波已在深圳安家多年,极少回去揭东。卢树宏说:“郑锡波是我老婆的舅舅,确实借了我和我妻子的身份证,一直没还我们,我们也已经两年多没见到他了,也毫无他的音讯。”

吝啬鬼

亲戚看来,他从农村到深圳打拼30年,却不舍得一个生日红包;他再婚娶的是前妻妹妹

他们说,郑锡波5岁时父亲去世,18岁时到深圳打拼,种过菜,开过粮油店、杂货铺、小超市,之后娶了一名杨姓女子,生了两男一女,几年后离婚。再婚娶的是前妻的妹妹,又生了一男一女。

卢树宏一家最后一次见郑锡波是在2010年4月。

这一天郑锡波来到卢树宏家,借走了卢树宏和卢妙玉夫妻的身份证。卢树宏说:“那天是我岳母,也就是他姐姐的生日,他竟然连红包都不包一个。”

卢妙玉说:“今年10月15日晚上,我舅舅的老婆打电话问我们是否知道郑锡波下落,我们哪知道?2012年时,她打过电话说想报人口失踪,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报。”

在卢树宏的印象中,郑锡波穿着朴素,节俭,不抽烟不喝酒,反对赌博,非常吝啬,“舍不得给亲人一点钱”。

郑锡波的哥哥郑锡海认同。郑锡海说:“他出去三十年了,很少回家,他离婚再婚我都不知道,以前我向他借3000元做生意,他都不肯给。”他指着附近一栋五层楼房说:“你看,他建这栋楼6年了,也空放了6年了。”郑锡波的母亲被分给他赡养,独居旧房。郑锡波每月从深圳寄来几百元给老母维持生活,直到几年前去世。

人在哪

郑妻现身,自称这笔钱是他们挣来的,丈夫两年前说要到外面做工程,可能很长时间不回家

茫茫世间,郑锡波在哪里?

根据遗留的房产证可知,郑锡波在深圳有一套房子、一套商铺。他的那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地下车库两年多。

郑锡波妻子杨女士拒绝面见记者,她在短信中回答:“因为他说出去做生意,(所以失踪两年没报警),那些钱肯定是我们赚来的,是我们辛苦赚来的。”

前日上午,杨女士与房东马光帝在东莞见面。

杨女士对马光帝讲述了另一个故事:过去十多年,他们一直在深圳做粮油批发生意,每天忙到凌晨把粮油送到附近的几个大工厂里,每天都是现金结账。晚上夫妻俩就在家里数钱,将钱捆好装纸箱。郑锡波极少与银行打交道,买房子、买铺面都是现金交易。两年多前,郑锡波对妻子说要到外面做工程,将很长时间不回家。两年多来,她也没有了丈夫的任何消息。

杨女士说,郑锡波不相信任何人,甚至把房产证随身带着,“现在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处境如何”。

东莞警方则表示,仍在侦查,实难透露消息。

推荐阅读:郑州一饭店送顾客人民币代金券 律师称此系违法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