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志愿者:除大学生外曾有法院文员深陷传销_包头新闻网

反传销志愿者:除大学生外曾有法院文员深陷传销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7-08-08     访问数量:166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深读记者任小佳 摄影记者杨小嘉 传销始终是社会的毒瘤之一,近日多起涉及传销的事件引发关注。8月6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了有10年反传销经历的志愿者蒋德胜,据他介绍,北派传销重人身控制,南派传销重精神控制,除了大学生,也有一些有丰富社会经验的工作者被洗脑。

北派仍是传统的人身控制,南派重在精神控制

  从2007年开始,蒋德胜就做起了反传销的志愿服务工作。由他发起,并联合各界爱心人士共同组建了反传销爱心救助网:“这是为了让需要救助的人能尽快联系上我们,我的电话也公布出来,除了接收一些需要解救的线索,也是一个监督、管理我们志愿者的方式,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我反映。”蒋德胜介绍道。

  谈到传销组织,蒋德胜介绍:“这种注重人身控制,强制洗脑。年轻人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投资额低,为了节约生活经费,用最少的钱坚持更长的时间,便于节约成本,便于控制。另外,传销者在一起,也利用这种氛围控制他们,这是有产品的传销。”

  10年反传销的经历,从兼职到专职,蒋德胜表示:“河北、内蒙、山东、天津等地以传统老式的传销为主,以某种产品为道具,说有产品但也只是个幌子。原来的这种传销主要针对是年轻人,大学生,刚毕业,学历不高的,后来,随着人辨别渠道的增多,上网查公司,查产品,就能发现问题,一些传销组织就改成了从原来的产品换成概念,典型的就是近年泛滥的1040阳光工程。用这些概念,辅助他们精心包装的书,并和国家的政策挂钩,这种就难以辨别,因为没有公司了。”

  “而南派则是重精神控制,改良之后的传销投资额也增加,原来2900元一份,3800一份,现在就是以万为单位,可能十份起卖,价格三万三千五。同时,鼓吹的收入额也增加了。通过包装,从理论上也更加合理,看着更加高大上。”

  蒋德胜还表示,如今改良的传销都是异地传销,“南边的约到北边,东边的约到西边,传销组织也意识到不能再招当地人,怕家属在此闹事,改良的传销往往是利用概念的异地传销,概念往往是流行的国家政策, 比如西部开发,中部崛起,这种传销起点高,有退休的公务员、法官都陷入传销,这种人群聚在一起,更具吸引力,这种传销就是精神控制,因为都是有自己生活的成年人了,也不能控制他们的自由。”

  误入传销者不分年龄工作,曾有法院文员深陷传销

  蒋德胜称:“传销组织每天固定有人给你洗脑,直接间接,通过讲经历等等灌输给你传销的概念,一个人在传销组织里半年一年,传销的模式就是先给你造一个梦,再告诉你这个梦怎么实现,最后,我们有谁实现了这个梦,让你见一些成功人士。”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